1977年 丁已

发布时间:2011-12-21   作者(来源):
 宋庆龄
1月2日  夜,致函廖梦醒,祝贺新年。
函谓:“感谢你和罗大姐送来的花。邓大姐和康大姐也送来一些花,所以我的屋子看上去非常艳丽,尤其是四周有许多五颜六色的贺年片!”“来信请写北河沿46号转交,因为我目前的地址是要保密的。”“特别令人高兴的是‘四人帮’已被监禁。总有一天会拍一部有关他们的电影。”(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43—544页。)
△  致函廖梦醒,谓:“我正躺在床上,背痛而且感冒很厉害,……当我能下床时我会告诉你,因为我们有许多话要彼此诉说。”(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45页。)
1月6日  在北京饭店会见英国前外交国务大臣、保守党议员朱利安·艾默里,进行亲切友好的谈话,建议他看看记录片《人民总理人民爱》。(《人民日报》1977年1月17日;《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1月7日  为纪念周恩来总理逝世一周年,给邓颖超送去一只花篮。(《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1月10日  艾默里看过记录片《人民总理人民爱》后告知宋庆龄,该片十分感人,将把该片所表达的精神带回英国去。(《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2月3日  邓颖超来电话问候。(《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2月7日  《人民日报》、《红旗》杂志和《解放军报》发表题为《学好文件抓住纲》的社论,提出两个“凡是”[①]。(《新中国五十年大事记》上册,第520页。)
2月8日  乘专机由京返沪。(《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2月16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告知:巴基斯坦总理布托送桔子一箱,17日可到上海虹桥机场去取。(《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2月18日  为欢庆打倒“四人帮”后的第一个春节,派秘书张珏给儿童艺术剧院的演职人员送去年糕和一条很大的大青鱼致以慰问,盼望他们在艺术上不断提高,再放异彩。张珏把礼物交给了工作人员马云,回来汇报。听取张珏汇报后说:“马云我认识,他儿子叫福利,名字还是我给他取的呢。”[②](《宋庆龄的掌上明珠》第88页)
2月19日  致函爱泼斯坦,感谢他代为修改稿件[③],并谈粉碎“四人帮”后的感受。
函谓:“我读这篇稿件时想到,说CEL[④]常常来看我,是否明智?尽管这是事实,但听起来好像我在吹嘘。”“我现把稿件寄还给你,给你添那么多麻烦,真是感激不尽。除了已说过的之外,我对稿件完全满意并极赞赏。”另谓:“我发现人民极为拥护华,毛和周的路线坚不可摧,这使我欣慰!他们两位都是如此具有远见,即使是‘可怕的四人帮’也休想使我们转向,哪怕只有一天!当然,有些以各种不同方式进行破坏的迹象,但这些都只是暂时的。”“生命不能永存,何等可悲!一年里,我所爱的4个朋友[⑤]都走了!”信末又附:“那个‘一母三公’[⑥]对中国福利会也造成了不少破坏。明年是中国福利会40周年,我明天将同这里的新领导班子谈一谈这件事情。”(《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53-754页。)
2月26日  致函李云,要求彻查中福会。
函谓:“我上次和你谈话后,立即告诉市委,中福会内的许多不好的现象,请他们派人去调查。你应该放大胆,样样讲给市委代表听,让我们这次彻底办好中福会。”“我们几个单位也必须查清楚。听说保健院犯了不少罪,儿童剧团内,乱七八糟,……都要将出来,不要瞒人。”“我为中福会全心全意做事,但结果里头有人把我的名字颠倒挂出来!何故??”“揭发出来的事情请告诉我。”并嘱:“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要和调查人合作才好!”(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46页。)
2月27日  致函米密,谓:“在遭遇一年内失去3个最好的朋友[⑦]的极度悲痛经历后,我的健康情况恶化。因此我来到上海,这里似乎常常使我好受一些。这里的空气和水对我的皮肤特别友好。在北方,我经常患皮肤瘙痒!”(《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55页。)
3月1日  致函汉斯·米勒。
函谓:“我非常遗憾在北京时没能见到你和米勒夫人以及其他朋友们。那种场合太令人悲痛了,我只能把自己完全隔离起来。我们都知道人不能永生,但在一年中失去我的3个好朋友真使我受不了!”(《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56页。)
3月12日  致函杨孟东,谓:“你已获得来访的签证,真是太好了。”告以:“有两个女孩子在我照管下,她们都在北京。当我感觉好一些时,我将回到北京的家里去。”并谓:“一年之内失去3个极好的朋友是巨大的悲痛,毛主席、周恩来、朱德他们就像我的兄弟。”另告以:“李姐或‘李妈’正在布置故居,因为今天是孙博士的逝世纪念日。”(《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57页。)
△  为纪念孙中山逝世52周年,派杜述周、周和康前往上海孙中山故居瞻仰纪念。(《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3月15日  致函李云,谓:“春节苏振华[⑧]同志等来我家。关于中福会的情况,我已当面向他谈了。苏振华同志当场就让秘书进行调查。所以你不必为这事担忧了。”(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48页。)
3月24日  致函廖梦醒,邀请她参加会见日本友人仁木富美子。(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49页。)
3月26日  致函廖梦醒,谓:“日本客人已经到了,可是你还不能出院。28日(星期一)下午3时你能来吗?当然,我会在下午3点派车去接你的。”(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50页。)
3月28日  下午,在寓所会见来访的日本友人仁木富美子,商谈《宋庆龄选集》日文版翻译出版事。廖梦醒和翻译冯宝珠在座。(《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3月30日  致函爱泼斯坦,并赠送一只闹钟,谓:“希望你们接受它——作为我们悠久的、忠诚的友谊的纪念。”并谓:“我仍苦于腿肿和荨麻疹,所以要请你们原谅我的草草不恭。”(《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59页。)
4月4日  复函邹尚录,对中国福利会工作作指示。
函谓:“中国福利会成立快40年了。从它创办至今,经历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在进入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日子里,经历了各项政治运动特别是经历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受到了锻炼,在不断前进。目前,进行着揭批‘四人帮’的群众运动,将来肃清流毒,希望它以新的面貌向外界报道。”并谓:“你在中国福利会工作的年期很久,知道它的创办和发展的历史,一直忠于这项工作。感谢你给我写信,让我放心。”(《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60页。)
4月5日  致函廖梦醒,谓:“背痛和膝盖痛已使我卧床好几天了,我不能起来给你和囡囡送几双鞋子去。……它们是从美国给我寄来的。……我相信你穿这种鞋会更舒服些,因为是低跟的,这样你就不会再摔跤了”。(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51页。)
4月7日  致函廖梦醒,谓:“威特克[⑨]写的关于江青的书,你看完后请送回来,因为其他人要看,以便对江青那些狂言呓语进行反驳。”(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52页。)
4月9日  致函爱泼斯坦,告以对中国福利会领导班子调整的意见,并谈近况。
函谓:“我已要求市政府的苏振华作我们执委会的头头。你可能知道,‘四人帮’在那里作了好多坏事。”并谓:“我正在看大量材料,发现许多美国的中国报道,其中有很好的关于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回忆文章。”(《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61页。)
△  英国保守党领袖撒切尔夫人到达北京,开始对我国进行为期一周的友好访问。(《人民日报》1977年4月10日)
4月10日  邓小平在给党中央的信中指出:我们必须世世代代地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5月3日,中共中央转发此信,肯定了邓小平的正确意见。(《中共党史大事年表》第405页)
4月11日  致函廖梦醒,谓:“我非常难过地告诉你,目前我的腿痛得厉害,没有人帮助就无法走动。”(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53页。)
4月13日  收到撒切尔夫人转来的英国前外相艾默里的信和赠送的礼品,并托撒切尔夫人转交送致艾默里信和礼品。(《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4月17日  在寓所会见表侄女牛恩美[⑩],设茶点招待。(《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4月25日  致函爱泼斯坦,驳斥江青的造谣诽谤,并请其为中福会40周年纪念会发表讲话。
函谓:“有一位新闻记者告诉我,……江青和她那帮人散布了有关他[11]的一些卑鄙的谣言,其中有一条是同我有关的。据说,有几个以前当过陈毅秘书及身边工作人员的人宣称,陈毅常常一个人到我家里来看我(看来拜访一个朋友也是一桩罪过!),意思是我们之间有过什么爱情关系!”告以:“我从来没有在家里接见过陈毅,只有一次他同柯老[12]一同来我家,因为有一位新四军军官曾来要求我把我的房子腾空,他们要用,如下午4时前不腾,他会派兵士来搬走我的东西——他们是来为这事向我道歉的。那时我听说了那个军官的话,就请一个朋友去向柯老申诉,柯老同陈毅商量后就一道来道歉。陈毅第二次来看望我是同他的夫人一道来饮茶。”并谓,陈毅之所以“对我们深怀感激之情”,是因为“在香港时,你编印了《保卫中国同盟新闻通讯》,发表了许多文章,宣传抗日根据地真相,揭露国民党谣言。由于你这些强有力的支援宣传传到了各国,我们开始收到了捐赠给新四军的药品和现款,因此陈毅说,给他们的工作以莫大激励。”另谓:“明年将是40周年,如果我们开纪念会,我将要你发表一篇讲话,讲讲你是怎样为保卫中国同盟取这个名字的,当时我在广州见到你,要求你参加我正在香港筹设的一个机构。”(《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62-763页。)
4月29日  下午在寓所会见凯瑟克夫妇,设茶点招待。(《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4月  发表题为《怀念周恩来总理》一文,高度赞扬周恩来。
文谓:“一年以前,我们的周恩来总理与世长辞了。这个巨大的损失使整个中国沉浸在热泪之中。”“周总理是一位爱国主义者,一位国际主义者;他更是一位彻底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文章详细介绍了周恩来一生的革命业绩,并追忆周恩来对保卫中国同盟工作的关怀和支持,谓:40年代初在重庆时期,周恩来“曾为了我的工作问题来看我。”抗日战争将近结束时,“根据他的建议,在新的情况下,我把‘保卫中国同盟’转为‘中国福利基金会’。”解放后,他给予《中国建设》亲切关怀,“为《中国建设》创刊5周年和10周年题了词。”并谓:“人民将永世怀念周恩来,不仅因为他是一位共产主义政治家,而且也因为他的为人充满了真正的共产主义精神。”“他鞠躬尽瘁为人民。”“周总理爱人民,人民热爱周总理。他战胜了一切敌人,在前进的事业中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人,他将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中国建设》1977年第4期;《宋庆龄选集》下卷,第530-536页。)
5月10日  在寓所会见格兰尼奇夫妇和耿丽淑,设茶点招待。(《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5月25日  乘专机赴北京。(《杜述周回忆材料》;《张珏记事本》,未刊。)
△  到北京后收到邓颖超派人送来的鲜花,随即致谢。(《张珏记事本》,未刊。)
5月26日  国家旅游局转来美籍日本朋友有吉幸治的儿子小有吉幸治送的一盒干果。(《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5月27日  致函罗叔章,感谢所送鲜花,表示希望相见并赠食物。
该函全文如下:
“罗大姐:
你好!多谢你的美丽花使我十分高兴!一路来北京在想快能看到你了——可是腿脚肿不能一人走。
疲劳及病好些即打电话给你。请保重身体!
特从沪带给你一点食品。糕及菜都是特制的,请你尝尝,扎腿请你放冷的地方,也是特制的。
                请保重身体!
                祝你健康长寿
                                  林泰
                                1977.5.27”(杜述周手抄原信复印件,宋庆龄陵园管理处藏。)
5月28日  接到廖承志的妻子经普椿的问候电话。(《张珏记事本》,未刊。)
5月29日  派人给廖承志、经普椿送去信件与上海土产。(《张珏记事本》,未刊。)
△  复函廖梦醒,谓:“虽然我没能给你写回信,但我心里时常惦记着你。”(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54页。)
5月30日  收到邓颖超派人送来的芒果,致谢。(《张珏记事本》,未刊。)
△  下午,派人给爱泼斯坦送信和礼物。(《张珏记事本》,未刊。)
5月31日  派人给魏璐诗送信。(《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6月4日  全国人大常委会派人送来仁木富美子送的小录音机一架、信一封。(《杜述周回忆材料》;《张珏记事本》,未刊。)
△  收到邓颖超派人送来的芒果汁和桂林橘子,随即写信致谢。(《张珏记事本》,未刊。)
6月13日  派人从外交部礼宾司取回缅甸总统奈温赠送的礼品银盘和燕窝。(《杜述周回忆材料》;《张珏记事本》,未刊。)
△  派人给邓颖超送鸽子蛋。(《张珏记事本》,未刊。)
6月17日  邓颖超派人送来缅甸芒果。向邓颖超致谢并问好。(《张珏记事本》,未刊。)
6月26日  在寓所宴请罗森夫妇和韩丁、艾黎、马海德夫妇等。(《杜述周回忆材料》;《张珏记事本》,未刊。)
6月28日  在寓所会见沈粹缜。(《张珏记事本》,未刊。)
6月29日  外交部、人大常委会转来巴基斯坦总理布托赠送的芒果。(《张珏记事本》,未刊。)
7月1日  致函马海德,谓:“祝贺你被任命为卫生部顾问。”(《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64页。)
7月2日  在寓所放映电影《沉默的人》、《三毛学生意》、《追鱼》、《虎穴追踪》,招待保健大夫、护士长和警卫排战士。(《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7月3日  致函拉维那[13]
函谓:“昨天收到你那些又好看、又实用的礼物,你对我的关心使我太感动了!”“眼下我将请一位高级裁缝,用这种好看的深灰色料子把衣服做出来,以便在我们的周年纪念时穿着。逢到这一节庆大家都会穿得漂亮些的。”告以:“永清和永洁目前正回来过周末。……永洁现在在外国语学院念英语,已3个月了。……她是一个很懂事、很用功的女孩子。永清仍在学舞蹈。她不幸摔了两次,……我很为她难过,希望她改学别的专业。”又谓:“我想你一定听说了我们这里近年来的动荡不安——这都是由于一个自大狂患者和她那一帮人的贪婪恶毒所造成的!这些人现在已无权再制造麻烦了。人民痛恨这些人,知道怎样去弥补我们所遭受的损失。你如果想看看我们这里出版的一些杂志,请告诉我。”(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55页。)
7月8日  观看纪念周恩来预展。(《张珏记事本》,未刊。)
7月10日  接到邓颖超打来的问候电话。邓谓:天气热,要保重,休息好。邓还问:遮阳的帘子装好了吗?(《张珏记事本》,未刊。)
7月15日  致函廖梦醒,告以在京近况,并严厉谴责江青。
函谓:“我十分挂念你的健康。你的病使你在上海天气最令人不舒服的时候,仍得滞留在那里。北京也很热,但是一点也不潮湿。”“我现在能在屋里稍微走动了,但下楼必须有人搀扶。我的皮肤上长满了红红的像痱子那样的东西,痒得使人不能入睡,吃安眠药也不管用。”并谓:“我要阅读大量的资料,以使我能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和了解国家的巨大发展。那部关于江青这条可怕的毒蛇的大作已经寄到。她是如此妄自尊大!你将和我一样感到惊奇。一个女人,在她那种环境里,怎么能变成这么卑鄙的卖国贼?”(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57页。)
7月16日—21日  中共十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会议决定恢复邓小平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等职务。(《中共党史大事年表》第409页)
7月24日  致函拉维那,告以邓小平重新担任要职,并痛斥“四人帮”。
函谓:“昨天晚上全城欢腾,党的十届三中全会选举邓小平再度担任要职,因为江青和她的3个黑帮头子已经永久地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他们对国家和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他们是叛徒,造成了人民的无尽痛苦。”另谓:“我有一个老朋友[14]在‘二战’时曾任史迪威将军的顾问。他即将访华,同行的有他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59页。)
8月2日  应《文艺丛刊》编辑部约请,作题为《追忆鲁迅先生》一文。
文章谓:1932年夏,鲁迅应杨杏佛之邀“加入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当年秋季鲁迅、蔡元培和我都被选为该同盟执行委员。”“当时白色恐怖很厉害。鲁迅住在上海虹口区,处境困难,因为那里有很多国民党反动派的特务和警察监视他。”“中国民权保障同盟每次开会时,鲁迅和蔡元培二位都按时到会。鲁迅、蔡元培和我们一起热烈讨论如何反对白色恐怖,以及如何营救被关押的政治犯和被捕的革命学生们,并为他们提供法律的辩护及其他援助。”文章忆述了当年与鲁迅的共同斗争和交往,并谓:“我最后一次见到鲁迅是在上海苏联领事馆。在那里从南京来的苏联大使勃加莫洛夫设宴请客,鲁迅亦在座。席散后放映苏联电影《夏伯阳》。电影完了后,勃加莫洛夫面询鲁迅对影片有何看法,……鲁迅回答说:‘我们中国现在有数以千计的夏伯阳正在斗争。’”鲁迅病重后,“一天早晨,我忽然接到冯雪峰的电话,……当我这次去鲁迅家时,冯同我走进卧房,只见这位伟大的革命家,躺在床上溘然长逝了。”“冯雪峰对我说,他不知怎样料理这个丧事,并且说如果他出面就必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杀害。……我立即到沈[15](钧儒)的律师办事处,要求他帮助向虹桥公墓买一块墓地。沈一口答应,并马上去办理。”“当时白色恐怖厉害,在鲁迅的追悼会上发言要冒着生命危险,我在会上致了悼词,可能有人记录下来了。”(《鲁迅回忆录》,上海文艺出版社1978年版;《宋庆龄选集》下卷,第537-538页。)
8月5日  下午,在寓所会见并宴请应邀来访的杨孟东及其子女,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杨孟东一行4人,是应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邀请前来我国进行友好访问的。(《人民日报》1977年8月6日)
8月8日  在寓所会见杨孟东一家4人,设茶点招待。(《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8月9日  在寓所会见并宴请美籍亲戚牛恩德[16]。(《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8月10日  在寓所放映电影《罗密欧和朱丽叶》、《西施》、《美人计》、《翠堤春晓》,招待保健大夫和护士长等。(《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  致函高醇芳,祝贺其画展成功,并介绍隋家姐妹。
函谓:“我为你圆满成功的画展向你致最热烈的祝贺!我多么希望我能在那儿欣赏你的艺术作品。”并告:“3个月前我离家[17]到这里[18]来履行一些任务,要住到过年了,因为有些会议。这里的气候凉快些,我只希望不要再有地震了。……去年,我和两个年轻的‘被保护人’[19]住在北京饭店,那里挺舒适的,偶然会感到有点摇晃,我能泰然处之。”“约兰达[20]20岁,正在这里上芭蕾舞学校。詹尼特[21]18岁,进了外国语学院学英语。她们的父母在上海。父亲已瘫痪10年了,所以我在照顾她们。你会发现她们很有趣,或许有一天,你会回来教她们画画儿,她们一定会热爱你的。”(上海宋庆龄故居纪念馆代管信件译文;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61页。)
8月12日—18日  中国共产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华国锋在政治报告中宣告“文革”结束。(《中共党史大事年表》第411页)
8月19日  在寓所放映电影《鲁迅战斗的一生》、《鸽子号》、《魂断蓝桥》、《王子复仇记》及杨孟东送的《金龙片》等,招待保健大夫和护士长等。(《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8月21日  在寓所宴请高醇英、王庚尧[22]夫妇和他们的儿子王劲,为他们饯行,隋永清、隋永洁、杜述周和张珏作陪。宋庆龄赠送客人她珍藏的几个精致晚宴手提包和丝巾,还给8岁的王劲手中塞满了大苹果。(据高醇芳回忆;《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8月22日  致函廖梦醒,谓:“很高兴你又回来了,而且身体很好。送去日本仁木富美子女士寄给你的包裹。”(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63页。)
8月24日  致函廖梦醒,谓:“我刚安排你来见林达光夫妇,就又接到邓同志的紧急请求,说他要在星期三之前见我。这样我们的计划需要改变了。”(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64页。)
8月  致函陆懋德。
函谓:“为了表彰你在加强中美人民友谊所作出的突出贡献,你被授予第一届‘有吉幸治奖’。……对你多年来一直不屈不挠、坚持不懈的努力,致以敬意。”并谓:“最初,同中国人民建立友谊,在美国政府眼里是一个很不受欢迎的事业,但是,你却像有吉那样,不管斗争多么严峻,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仍毫不动摇地坚持下去。的确,你和有吉都是中国人民最好的朋友。”(《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65页。)
9月2日  致函廖梦醒,谓:“关于铁托[23],我完全不认识他,所以不能邀请他来见我。”又谓:“索尔兹伯里夫妇将要来看我,如同他们每次来都要见我那样。我务必见他们,不过时间不会长,因为我感到很累。”“保罗和艾琳[24]将于6日到达。”(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65页。)
9月4日  致函廖梦醒,告以不会见铁托,并对自己没有财力帮助有吉幸治的遗孀而难过。
函谓:“关于铁托,很抱歉我不认识他,也不会见到他。但另外有一些外国人在这里,我必须要见,因为他们能为我们做一些好事。”并谓:“有吉幸治的死使我感到非常悲伤!他为我们做了很多工作。但据我所知,对他的可怜的遗孀我们什么也没做。我希望我有钱寄给她。但是,唉!靠工资生活,我只能做到自己收支平衡而已。对此我感到很难过。有吉幸治是多么忠诚和乐于助人。”(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67页。)
9月5日  晚,在寓所宴请美国纽约时报总编、著名作家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和夫人,艾黎和马海德夫妇作陪。席间主宾交谈十分融洽,宋庆龄亲自给客人加茶。(《人民日报》1977年9月6日)
9月6日  致函仁木富美子,谈《宋庆龄选集》日文版的翻译工作。
函谓:“你用日文翻译我的《选集》,一定花了很多时间。现在第一部至第四部译文已由我国同志开始进行核对和修改。初步估计,核对和修改的时间至少需要六七个月,要明年五一节前才能完工。因此,这部《选集》日文版的出版,要在明年。”(《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66页。)
9月9日  同党和国家领导人及首都群众一万多人一起,参加毛泽东逝世一周年纪念大会及毛主席纪念堂落成仪式,瞻仰毛泽东遗容。(《人民日报》1977年9月10日)
9月10日  晚,在寓所宴请林达光夫妇、韩丁父女,柯弗兰女儿、米勒之子等作陪。宋庆龄因参加毛主席纪念堂落成典礼时受寒,身体不适,未参加宴会,宴会由秘书张珏、杜述周主持,宾主交谈很愉快。(《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9月12日  在寓所会见从美国来的陈志昆、黄寿珍夫妇。(《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9月16日  工艺美术公司派人送来从美国带回的伍郑镜宇赠送的礼物一包和信一封。(《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  魏璐诗来电话,表示希望将《为新中国奋斗》一书翻译成德文出版,请宋庆龄为该书写前言或序言。宋庆龄回答:当然可以翻译成德文,曾为日文版写了一篇结语,正由外文局翻译;至于前言,因健康关系,绝对不能写。(《张珏记事本》,未刊。)
9月19日  下午,在寓所会见舞蹈家戴爱莲。(《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9月21日  下午,收到史良派人送来的葡萄;接到邓颖超的问候电话。(《张珏记事本》,未刊。)
9月23日  中共中央下发关于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反党集团罪证(材料之三),揭露“四人帮”歪曲、篡改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罪行。(《新中国五十年大事记》上册,第534页。)
9月28日  致函罗叔章,感谢其赠送鲜花,并谓:“2月2日去毛主席纪念堂受了寒。在家中浴室又跌了一跤,……一直卧床。”另谓:“今年10月1日是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一个国庆节日。政治形势起了巨大的变化。全国在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高歌猛进,将以无比欢欣的心情庆祝这个节日。”(《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67页。)
△  在寓所会见戴爱莲。(《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10月19日 致函沈粹缜,谓:“我从报上看到您参加孙中山纪念活动,十分感谢您。我自己没有在这里参加。这个日子总是使我沉痛,虽然我应放眼于光明的未来。”并告以:“梦醒又摔了一跤。”“我们的老战友,马海德大夫患了癌症,已动手术,但怕他也快要离开我们。因此,我心里很难过。”“艾黎同志的生日快要到了。政府要为他做生日——80岁。他确实为中国做了许多好事,是应该祝他长寿。”最后叮嘱:“保重身体,不要多出去,天气冷,容易得感冒。”(《宋庆龄选集》下卷,第539—540页;《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68页。)
10月21日  致函仁木富美子,谈《宋庆龄选集》日文版的翻译工作。
函谓:“关于你用日文翻译我的《选集》的核对和修改工作,由我国同志进行的过程中,将加快速度,完工的时间,有提早的可能。但是,你的译文第五部分还未见寄来。如果第五部分译文已经完工,希望尽快寄来。如果尚未完工,希望把已译好的部分分期络绎寄来。”(《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69页。)
10月23日  全国人大四届四次常委会召开,因病请假。(《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  致函廖梦醒,谓:“我不能坐得太久,因为我腰背痛。没有人左右两边搀扶,我不能走路。多么悲惨的生活。我肚子两侧都痛,脚也没有劲儿。生活如此痛苦!”并谓:“你和罗大姐是我最好的朋友,常常惦记着我,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好意!”(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68页。)
10月31日  上午,接到周幼马从首都医院打来的电话,得知马海德昨天已动手术,情况不好,诊断为胰腺癌,已扩散。下午即派人去医院送花,表示慰问。(《张珏记事本》,未刊。)
11月3日  致电话周幼马,询马海德的健康情况。(《张珏记事本》,未刊。)
11月5日  复函中山纪念中学,谈粉碎“四人帮”一年来国家在政治、经济上发生的变化,对该校寄予期望并感谢他们在孙中山诞辰纪念日来函慰问。
函谓:“又到了孙中山诞生的日子!今年十一月十二日,是他诞生一百一十一周年的纪念日。在这一时代这个日子里,正是我们在以英明领袖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高举毛主席的伟大旗帜,为实现抓纲治国,一年初见成效,三年大见成效而努力,为实现四个现代化,在本世纪内把我国建设成为伟大的社会主义的现代化祖国而奋斗!”并谓:“一年来,粉碎‘四人帮’,政治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经济上出现新的局面,祖国又是阳光普照。各条战线捷报频传。教育战线在进行改革,为提高质量,为培养国家建设需要的又红又专的人才而努力。”又谓:“您们在这个时候,作为教育战线的一支队伍,你们的学校,是为后几代打好基础的阵地,必然地正如来信中所说,通过揭批‘四人帮’,整顿校风,整顿学风,办好学校。预祝成功!”“最后,感谢你们在孙中山诞生的日子里,给我写信表示心意。”(原件,广东翠亨孙中山故居纪念馆藏。)
11月6日  上午,在寓所会见林国才,谈话两个多小时,留其用午餐。(《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11月7日  致函黄寿珍、陈志昆,告已收到所赠腰带,并告以因马海德病重而难过。
函谓:“昨天林国才给我带来了你们帮我买的磁化腰带,我交给了医生,因为她告诉我需要在医院试用过后才能给我用。”并谓:“也许你们还记得马海德大夫。他曾经在延安呆过多年。我很难过,他最近由于癌扩散到肠部而作了手术。他恐怕不会好了,随时会离开人世。他是位好同志,也是我们的好邻居。我连几步路都走不了,不能去看他。”(《宋庆龄书信集》下册,第770-771页。)
△  致函廖梦醒,告以近况,并预言苏联现政权因腐败将垮台。
函谓:“我能起床了,但不能正常地走路。”“‘你绝不能再摔跤了!’每天我都像念祷文似地连连告诫自己!”并谓:“今天是11月7日[25]!记得我们过去通常是如何庆祝的吗?苏联的现政权是如此腐败。为了苏联人民,我想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垮台。它一定会垮台的!”(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69页。)
11月12日  为纪念孙中山诞辰111周年,在寓所放映《女拳师》、《灰姑娘》、《阿里巴巴》、《八仙过海》等电影招待保健大夫、护士长和有关客人。电映后便餐招待。邓颖超、罗叔章、廖梦醒分别派人送来花篮。(《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11月14日  邓颖超派人送来柬埔寨产椰子。(《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11月18日 电话苏菲[26],问候马海德的身体情况。(《张珏记事本》,未刊。)
11月22日  在寓所会见戴爱莲。(《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11月26日  在寓所放映电影《鬼魂西行》、《路客与刀客》、《天鹅湖》、《冰上的梦》等,招待保健大夫、护士长和有关客人。(《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11月28日  致函廖梦醒,对两人的共同病痛表示烦恼。
函谓:“我真的对命运感到愤慨,它总是使你和我一次又一次地受罪,尤其是带给我们如此多的痛苦。我们的膝盖骨软化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常常摔跤的原因。这次我跌倒时脑袋撞上了盥洗盆,因此经常头痛,而背部疼痛也是令人烦心的事。”“我们不能帮路易庆贺他12月2日的生日了,这也是件憾事。我们是多年的好朋友。”(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71—572页。)
12月4日  在寓所会见耿丽淑。(《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12月13日  在寓所会见耿丽淑。(《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12月25日  在寓所宴请史良、戴爱莲。(《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12月27日—29日  第四届全国政协常委会第七次扩大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拥护中共中央的提议,决定于1978年春提前召开全国政协五届一次会议。
12月29日  致函廖梦醒。
函谓:“我能够在房间里慢慢走动了,但总要用一根拐杖,因为我仍感到虚弱。这次摔得真厉害。我害怕我的脑袋因重重地撞在盥洗盆的支架上会造成永久性的损伤。我至今还经常头痛,虽然痛的时间不很长。”并谓:“如果你得到一本名为《飘》的书,请借给我看看。”(原件复印件,北京宋庆龄基金会藏;《宋庆龄书信集》续编,第573页。)
12月31日  为迎接元旦,在寓所设便宴招待保健大夫、护士长及顾锦心母子、陈休征母子等客人。餐前放映电影《侠骨丹心》、《简爱》、《垃圾千金》、《黑熊与公主》、《年宫莺燕》。(《杜述周回忆材料》,未刊。)


[①]两个“凡是”:指“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这是粉碎“四人帮”后,华国锋提出和推行的错误方针。
[②]很多年前的一个春节,宋庆龄到儿童艺术剧院看望孩子时看到一个孩子在哭,原来许多人都回家去和亲人团聚了,这孩子却没有家,他是孤儿。宋庆龄俯下身子,拉着他的手说:“这儿就是你的家呀!”她牵着孩子的手在院子里散步,跟他聊天。从此以后,每逢春节,宋庆龄都要派人给孩子送鱼和年糕去。只是在“文革”期间中断了。1979年,任德耀去看望宋庆龄,谈话中宋庆龄特别问起1977年春节送去的大青鱼是怎么吃的。任告诉她是炒鱼片,每个人都得到了一份。宋庆龄大笑了好一会儿,任德耀第一次看到她笑得这么欢。
[③]指宋庆龄于是年4月在《中国建设》上发表的《怀念周恩来总理》。
[④]指周恩来。
[⑤]指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和有吉幸治。
[⑥]“一母三公”:此四字原信用中文书写,指“四人帮”。
[⑦]指毛泽东、朱德、周恩来。
[⑧]苏振华(1912—1979):湖南平江人。1928年参加平江起义,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军的团政委,八路军第三四三旅政委,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政委。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共贵州省委书记、海军第一政委、中央军委副秘书长、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等职。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是中共第八届候补中央委员、第十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第十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时任中共上海市委第一书记、上海市革命委员会主任。
[⑨]罗克珊·威特克(Wittke):研究中国历史的美国学者。1972年来华访问,先后在北京和广州长时间采访江青。江青在谈话中歪曲历史、颠倒黑白,竭力吹嘘自己和贬低老一辈的革命家。威特克把江青的谈话整理出版名为《红都女皇》一书。
[⑩]牛恩美(1933—  ):宋庆龄表哥牛惠霖之女,任职中国福利会国际和平妇幼保健院。
[11]指陈毅。
[12]指柯庆施。
[13]拉维那(Rowena):中文名张焱,林国才的女儿。
[14]指杨孟东。
[15]指沈钧儒。
[16]牛恩德(1934—  ):宋庆龄表哥牛惠霖之女,美籍女钢琴家。曾在上海音乐学院学习钢琴,1957年赴英国,1962年赴美国。1965年参加在美国麻省举办的全国性钢琴比赛,获青年艺术家称号,后在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及俄亥俄州立大学分获硕士、博士学位,多次被聘为国际青年钢琴家比赛评委。现居住在美国佛罗里达州。
[17]指上海住所。
[18]指北京住所。
[19]指隋永清、隋永洁。
[20]即隋永清的英文名字。
[21]即隋永洁的英文名字。
[22]王庚尧:高醇英的丈夫。中国著名舞蹈家,“鱼美人”第一男主角。1962年在赫尔辛基世界青年联欢节上与舞伴陈爱莲共获金质奖章。1964年参加中法建交后第一个赴西欧演出的中国艺术家代表团,1977年与夫人一起到香港,1980年在美国定居。
[23]铁托:前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总统。1977年8月30日至9月8日对中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廖梦醒青年时代在巴黎见过铁托,因此请宋庆龄替她转达问候。
[24]指林达光、陈恕夫妇。
[25]指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纪念日。
[26]马海德夫人。